全部

力学与实践 ›› 2009, Vol. 31 ›› Issue (6): 82-82.doi: 10.6052/1000-0879-lxysj2009-471

• 力学家 • 上一篇    下一篇

钱学森先生指导下的科大力学系火箭小组

张瑜   

  1. 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
  • 收稿日期:2009-12-07 修回日期:2009-12-07 出版日期:2009-12-10 发布日期:2011-09-06
  • 通讯作者: 张瑜 E-mail:lyd63@263.net

The rocket stusy group under the guidance of Mr.TSien Hsue-shen

  • Received:2009-12-07 Revised:2009-12-07 Online:2009-12-10 Published:2011-09-06

摘要: 我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力学系第一届(即07系58级)学生。在大学一、二年级时,我担任钱学森先生亲自指导的科大力学系火箭小组秘书组的组长。2008年9月,在科大校庆50周年之际,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我编著的《钱学森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力学系火箭小组》一书。 翻开1998年科大档案馆和校长办公室编印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大事记》,在1958年12月27日栏下记载的唯一事件是:"力学和力学工程系火箭小组研制的模型火箭试验成功。"当时,我以校刊通讯员的名义在科大校刊上发表过《模型火箭上了天》一文,报导了那次成功的发射试验。 在《大事记》1959年1月3日栏下记载的是:"学校派代表参加中国科学院元旦献礼大会。学校向大会献礼的礼品有电子计算机、单级模型火箭……" 在1960年2月28日栏下记载的是:"学校召开第一次科学研究工作报告会。参加大会的有……中国科学院力学所所长兼力学和力学工程系主任钱学森……大会上,力学系二年级学生作了关于人工降雨火箭试制工作报告……钱学森作了关于人工降雨火箭及脉动式发动机试制工作报告的总结……" 在1960年8月栏下记载:"从6月至今,我校力学和力学工程系及应用地球物理系的同学,在北京市八达岭进行了13次催化暖云降雨的试验,取得了初步成效。" 应该说,《大事记》成功地捕捉到了火箭小组在钱学森先生指导下开展工作和活动的几个闪光点。 1958年的秋冬,学校和系正确而英明地引导了同学们高涨的学习热情和参加勤工俭学活动的积极性,在力学系成立了以学生为主体和主力的火箭研制小组,开始只有7个人,以后增加到9人,十几人,几十人。到了1959年,在学校倡导低年级学生就开始搞科研这一方针的推动下,火箭小组曾扩大到与其他系合作,比如与地球物理系、自动化系的合作,那时的火箭小组早已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小组",规模远远超过百人,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大组"了。 火箭小组初创时期非常艰苦,同学们一方面有着很重的课业负担,但在科研方面也给自己提出了很高的目标。没有厂房,就在新搭建的几间简易活动房内活动,冬天很冷,室内并无取暖设备。同学们加班加点熬夜进行工作已成家常便饭。 那时火箭小组没有经费买许多书,有时甚至由几位同学开夜车,自己用钢板刻蜡纸,抄录书中的内容,然后油印,分发给火箭小组的成员阅读学习。有一本书叫《火箭技术导论》,记得是国防工业出版社出版的,就是用这种方式油印后发给大家的。那种艰苦创业、顽强学习与拼搏的精神,颇有点像同期我们国家搞"两弹一星"的那股劲。也不奇怪,搞大火箭和小火箭都是由钱学森先生指挥和指导的,只是后者还增添了育人的色彩! 就在入校后百天之内,我们把长约1米,箭体直径约10厘米,以中碳钢为固体发动机壁面材料,内装空军歼击机驾驶员座下紧急情况跳伞时用的火药--双基药(成分为硝化棉与硝化甘油),使用自己设计和加工的钢制超音速喷管,铝制外壳的小火箭,发射到约5000米的高度。校党委书记郁文和副书记兼教务长张新铭等都曾观看过火箭发射试验。 钱学森先生适时地参与并指导了火箭小组的工作。当他知道我们取得的初步成绩,并了解了小火箭的设计、加工情况后,高兴极了。他半开玩笑地对我们说:"你们的路子走对了,简直是'发了科学洋财'。"对于如何改进设计,他提出了一些具体的意见和建议,有的是口头说的,也有书面的。令我至今深感遗憾的是,当时他曾给我回过一封信,内容有两三页之多,记得信中他认真地解答了一些问题,并谈到了一些改进意见。后来校方开展保密大检查,我只好把它交给上级(当时的科大党委一科,即保密科负责统一掌管此类事情),作为需要保密的资料保存了。以后科大下迁到安徽。几年前我曾通过正式与非正式的渠道,托人查询、查找过这一资料,看是否还保存着,但一直没有结果。 钱学森先生与火箭小组座谈,指导小火箭的研发、研制等工作有好多次,有时就在简易房,有时在系办公室。有一次,即1960年2月28日全校科研工作报告会分组讨论时,就在校办公楼楼上第二会议室。那时全国都提倡"土法上马","土洋结合"。记得会上有一位专家建议,为了降低成本,我们可以考虑将使用的超音速喷管由钢制改为水泥制或陶瓷制,钱学森先生对这个意见不以为然,明确表示不赞成。他说:"该洋的地方还是要洋嘛!"他反对跟风,反对人云亦云,而是实事求是,以科学为依据。 火箭小组的工作到了1959年和1960年,已相当深入,从初期的以上天、打得高为目标,逐渐转为重视科学实验与科学分析,以提高整体水平,为进一步发展打好基础。那时我们已使用电阻应变仪和长余辉示波器测量和分析发动机壁所受应力情况,用自己研制的弹道摆测量发动机的推力,请解放军空军雷达部队协助,用雷达观测火箭发射情况与发射高度,用自动弹射出降落伞的方式,成功地回收小火箭。为了提高小火箭的射程,还研制出双级火箭。同学们在研制工作中,有不少发明创造,有的用于分析与提高小火箭的性能,有的用于它的加工、制造与生产,有的用于它的推广和使用。小火箭的研制,无论从成果上,还是从育人上,都取得了瞩目的、实实在在的成绩。小火箭的研制较为成熟后,钱学森主任建议我们与中科院地球物理所人工控制天气研究室及中央气象局合作,以它作为运载工具,把降雨催化剂带到云中炸开散播,用来人工降雨或增雨,或者用于消除冰雹。1960年夏天,我们曾驻扎在北京八达岭长城附近的山地,住在自己搭建的帐篷中,连续做过两个月的人工降雨试验,取得了较为明显的效果。校党委副书记王卓和中科院地球物理所所长兼科大地球物理系主任赵九章先生,都曾前往参观和视察。与此同时,力学系火箭小组还派遣了一支小分队,前往甘肃兰州地区用小火箭作为运载工具,进行人工消除冰雹的试验,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之后不久,中央气象局等单位曾成百成百支地向我们下订单。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和内蒙古大学等都曾派人来进修学习。一些新闻媒体也纷纷来校采访,刊登了同学们发射火箭的照片。之后,日本的报纸对我们的小火箭作过报道,意大利和前苏联的格鲁吉亚共和国相关部门也曾与我们进行学术交流,寻求合作,有的索要了图纸。前苏联科学院通过中国科学院向我们索要样机,我们很郑重地向他们赠送了一支单级火箭和一组双级火箭的样机。 这段四十多年前曾经引起过轰动的历史,也许由于时间的推移和尘封,变得有些鲜为人知了,但它的确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和不小的范围内发生过。它对我们的成长、进步直接或间接地发生过重要而深远的作用和影响,而钱学森先生始终是这项活动的坚定支持者和指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