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力学与实践 ›› 2009, Vol. 31 ›› Issue (6): 82-83.doi: 10.6052/1000-0879-lxysj2009-470

• 力学家 • 上一篇    下一篇

忆 往 事

李佩   

  1. 中科院研究生院
  • 收稿日期:2009-12-07 修回日期:2009-12-07 出版日期:2009-12-10 发布日期:2011-09-06
  • 通讯作者: 李佩

In memory of Mr.Tsien Hsue-shen

  • Received:2009-12-07 Revised:2009-12-07 Online:2009-12-10 Published:2011-09-06

摘要: 我第一次听到钱学森的名字是1947年。那年的2月里,我到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进修不久,中国同学会请郭永怀(他1946年到康大航空工程研究生院任教。该院的院长是威廉?西尔斯(William Sears),他是冯?卡门的大弟子)给中国同学讲"火箭技术"。郭的报告中谈到加州理工学院研究火箭的小组,当然就向大家介绍了钱学森。 1948年四五月间,永怀邀我去他的住处,帮他接待来康大参加学术活动的好友。郭当时住在一个康大为单身教员居住的小单元楼。每个单元只有一大间,床铺是可以推靠到墙上的,不占单元的空间。另有一个小厨房,一个小盥洗室,我去时他已炖好了一锅鸡汤,冰箱里有从餐厅买来的蔬菜色拉和其他小吃。他嘱我焖一小锅米饭。中午,他陪着两位好友进门后,给我介绍说:"这位是钱学森,那位是林家翘"。原来他们当晚就要回波士顿(Boston)。钱、林两位看上去风度翩翩,谈论的都是有关学术活动一些报告的评论。我当然听不懂,只能当好服务员。这次亲眼看到钱、林两位年青有为的科学家,心想如果这样的人才能回到国内,中国的面貌不就可以大大改观了吗?我是抗战期间在西南联大读书的学生,虽然有机会到国外学习,但忘不了多灾多难的祖国。 后来得知钱已与蒋英在上海结婚,而蒋英不久将到美国。永怀将工作安排好,我们在一个周末去波士顿看望钱家,祝贺他们新婚。永怀事先请林家翘在他家附近为我们订了旅馆。 我们去钱家那天,走进客厅,我立刻眼前一亮。老钱郑重地给我们介绍了蒋英(她美貌活跃),又很深情地指着一架三角钢琴说:"这是我欢迎蒋英来美国的见面礼"! 有一天晚饭后,家翘送我们回旅馆时,特意绕到钱家的门口。远远望去他家堂屋的灯光很亮,家翘说:"你们看,老钱在工作,这儿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老钱在家工作时,谁也不敢去打搅他"。 大约是1949年夏天,钱家全家去倚色佳(Ithca,康奈尔大学所在的小镇),老钱是给康大航空工程研究生院的师生做学术报告。事后永怀就陪他们去参观了倚色佳的几数景点,那时永真(钱的女儿)才几个月大,西尔斯夫人梅勃就将永真留在他们家照料,我们在公园游逛时,永怀给他们拍了两张照:一张是老钱抱着永刚,一张是老钱和蒋英一起。 1952年,永怀在康大教书7年,可以享受一年的休假。一般是半年留在学校,不教书,只作科研。半年可以离开学校,到国外讲学。那时老钱正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扣留,不准离开住所。而永怀原来应英国力学界大师来特休耳(Lighthill)邀请去英国讲学,同样因美国联邦调查局不允许任何中国学子离境不能出国,老钱就邀郭去帕莎笛那(Pasadena,加州理工学院的所在地区),可以一起进行项目研究。我们搭乘了横穿美国大陆的火车到了加州,在钱家附近的一家租了房子。安定下来,钱、郭一起完成了高超声速黏性流动的研究。但我们俩家在一起时多是谈论一旦能回国,有哪些是急待解决的工作。钱家的情况与我们1948年去时大不一样了,那间大的起居室里空空荡荡的,只有两张小沙发,一张饭桌,几把椅子,倒是蒋英的大三角钢琴还在。蒋英说那是她找联邦调查局要回来的,她是歌唱家,不能没有钢琴。蒋英还指着室内放着的两个手提箱说:"里边放的是我们全家人的洗换衣服,只要美国一放我们走,我们一刻也不停留"。好几次,我们在钱家吃饭,都是老钱亲自下厨,老钱喜欢做鸡汤面,蒋英说:"学森讲究吃原汁原味,我只帮着打打杂儿"。你看我们伟大的科学家是多么富有生活情趣啊!